卡利亚里和尤文图斯关系如何

惠州中院關于審理農村土地承包糾紛案件的裁判指引

發布時間:2018-03-27 | 來源:本站 | 作者:原創 | 瀏覽數:11340 次

經惠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全委會第11次會議于2017年10月21日討論通過

惠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民一庭

為正確審理農村土地承包糾紛案件,統一裁判尺度,維護農村土地承包當事人的合法權益,促進農業、農村經濟發展和農村社會穩定,根據有關法律和司法解釋的規定,本院在充分調研的基礎上,結合我市當前涉訴農村土地承包糾紛的狀況,就審理該類案件過程涉及的有關問題,特制定本裁判指引,供全市法院審判工作參考。

第一章 適用范圍

第一條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涉及農村土地承包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一條所列舉的以下涉及農村土地承包民事糾紛(一)承包合同糾紛;(二)承包經營權侵權糾紛;(三)承包經營權流轉糾紛;(四)承包地征收補償費用分配糾紛;(五)承包經營權繼承糾紛。

第二章 農村土地家庭承包經營權轉讓合同的認定

第二條 農村土地家庭承包經營權的轉讓需簽訂書面轉讓合同,明確轉讓事項,并經發包方同意。

在承包人和受讓人將轉讓合同提交發包方后,發包方無法定理由不同意或者拖延表態的視為其同意轉包。

第三條 在農業稅廢止前,家庭承包經營戶將農村土地交由他人經營管理,但未簽訂明確的書面轉讓合同,僅在發包方處變更農業稅負擔登記的,應認定形成代耕關系。承包戶請求返還承包經營權的,應予支持。但可根據實際情況,給予轉包方一定的清理時間。

第三章 “民主議定”程序與承包合同效力的認定

第四條 訴訟主體:以村民名義對村集體經濟組織對外簽訂的承包合同提起訴訟的,需由村集體半數以上村民共同起訴或按照《村民委員會組織法》第二十二條形成決議推選代表起訴才能受理;以村集體名義起訴的,應按照《村民委員會組織法》第二十二條之規定進行審核是否符合受理條件。

村民個人以集體經濟組織所形成的決議侵犯其承包經營權而以自己的名義起訴的,應當依法受理。

第五條 發包方將農村土地發包給本集體經濟組織以外的單位或者個人承包,如果承包合同系2008年12月18日最高院廢止《關于審理農業承包合同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試行)》之前簽訂的,且承包合同自訂立之日起至起訴時已超過一年,或者雖未超過一年,但承包人已實際做了大量投入的,對原告方以未經過民主議定程序要求確認該承包合同無效或者要求終止該承包合同的,不予支持。如該承包合同系2008年12月18日之后訂立的,應嚴格按照《物權法》、《土地管理法》、《村民委員會組織法》及司法解釋的相關規定予以認定。未經民主議定程序的一般應認定合同無效。如已通過民主議定程序,但未經鄉(鎮)人民政府的批準,不應認定為無效合同。

第六條 確有召開村民會議或村民代表會議的,應注意審查是否對承包事項進行表決簽名,如沒有表決簽名,僅有簽到簽名,不能認定為已經過民主議定程序。

第七條 對于確沒有召開村民會議或村民代表會議的,但合同上有三分之二以上的村民或村民代表簽名確認后,且沒有證據證明合同上的簽名是以違法方式取得的,應認定已經過民主議定程序。

第八條 承包人在與村集體經濟組織簽訂承包合同時,應了解該村集體經濟組織發包是否經過民主議定程序,承包方未充分了解的情況下即與發包方簽訂承包合同,對合同無效應承擔相應的過錯責任。

第四章 對于村集體收回承包期內農戶承包經營權進行招標承包的問題

第九條 農戶的土地承包經營權是國家賦予農戶的基本權利,承包期內任何組織或個人都不能非法剝奪。嚴禁收回農戶的承包地招投標承包;嚴禁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或村委會用少數服從多數的辦法強迫農戶放棄承包權或改變承包合同。因此,對于已分田到戶的承包地,村集體要統一招標承包的,需經土地范圍內的所有承包戶同意方能進行,否則應認定招標承包合同中未取得村民同意部分因未取得處分權人同意而無效。

第十條 承包戶請求確認村集體未經其同意將其承包地統一收回發包的合同無效,法院應予受理,經查明情況屬實后,應認定涉及該承包戶承包地部分的合同無效。

第五章 對于土地承包經營權收回問題

第十一條 承包期內,除承包人按照《土地承包法》第二十九條規定自愿交回承包權或承包方全家已遷入設區的市、轉為非農業戶口外,發包方不得收回承包地。

對于承包方請求發包方返還被收回的承包經營權的,應注意審查是否有以上兩種情況。對于自愿交回的,應駁回其訴訟請求。對于全家已遷入設區的市轉為非農戶口的,因其不具備承包經營戶的主體資格,應裁定駁回其起訴。

第六章 土地征收補償費用分配的問題

第十二條 對于家庭承包地被征收后,地上附著物和青苗補償費歸承包人所有。承包方已將土地承包經營權以轉包、出租等方式流轉給第三人的,除當事人另有約定外,青苗補償費歸實際投入人所有。地上附著物歸附著物所有人所有。土地補償費歸村集體所有,村集體可以依照法律規定的民主議定程序,決定土地補償費的內部分配方案。承包戶直接向法院起訴請求確認承包地土地補償費歸其所有或主張村集體返還其承包地范圍的土地補償費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已受理的應予駁回。

第十三條 對于承包的土地被征收后,如果承包方確實在承包地上投入較大提高了土地生產能力,因此獲得較高的土地補償費,而承包期尚未屆滿的,承包戶可適當分得增值部分的土地補償費。具體比例為:未到期承包期/承包期×(獲賠土地補償費-發包時的土地狀況應得的土地補償費)

第七章 對村集體經濟組織直接將土地發包給他人采礦的合同效力的認定問題

第十四條 對于村集體經濟組織或個人將土地發包給他人采礦,并簽訂了采礦合同的,承包人又未能取得采礦許可證的,應認定采礦合同無效。如取得采礦許可證,該合同可認定為土地租用合同,應認定為有效。

第八章 對于承包經營合同中途解除的問題

第十五條 審理農村土地承包經營合同的解除糾紛,應把握處理該類糾紛的總的原則即不輕易解除,維持合同的穩定性。確實存在情勢變更的,引導當事人通過增加承包費、調整承包期限或采取判決違約方承擔違約責任及進行賠償的方式予以變通妥善處理。確有必要解除的,按以下原則處理。

1.發包方以承包方存在違約為由主張解除合同的,法院在審查時應征詢承包方是否對承包投入部分提出反訴,在合同解除時應盡量合并處理承包投入問題。

2.對于不可歸責一方原因導致合同解除的,在合同未到期解除時應給予承包方適當的投入補償。

3.對于承包方確存在合同約定的未按期支付承包金的行為,但在起訴后能及時給付且未給發包方造成其他損失的,發包方請求解除承包合同的,不予支持。

4.實際承包人按承包合同約定進行農業開發土地,涉及到部分土地未辦理相關土地報建手續,被行政部門依法進行行政處罰的,發包人請求解除承包合同的,不予支持。

第九章 附則

第十六條  本指引由本院審判委員會負責解釋。

第十七條  本指引自印發之日起試行,如具體內容與新頒布實施的法律、法規和司法解釋不一致的,以新頒布的法律、法規和司法解釋為準。

卡利亚里和尤文图斯关系如何 pk10在哪里玩正规 重庆体彩百变王牌介绍 万炮捕鱼 新彩票22选5大星走势图 赛车pk10雪球计划表 七星彩走势图表元 辽宁35选7开奖结果官网 新时时任选 nw新世界棋牌牛牛 东方6十1历史开奖码 官方时时app下载 手机版打八张 11选5免费全天计划 最快的时时彩开奖软件 百人赢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