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利亚里和尤文图斯关系如何

法官三十載不懈堅守 鑄就“榮譽天平獎章”

發布時間:2017-04-30 | 來源:本站 | 作者:原創 | 瀏覽數:14393 次

2017-04-28

 

 

 

 五星照耀下的天平,天平底座是一本法典,外周兩側分別環繞麥穗和齒輪,上方交匯處是“榮譽天平獎章”的字樣……一枚小小的勛章,是最高人民法院授予在法院工作滿30年的法官的最高榮譽。

 30多年前,他們身穿制服,開啟維護公平正義的征程;30多年后的今天,他們心中那團火從未熄滅,恪守著最初誓言。

 他們中,有審理過大案要案,守一方平安、保一方穩定的“捕虎英雄”;也有“法情結合”化解民事糾紛,以情動人、以理服人的“分手大師”;還有溫暖迷途少年的心,用愛呼喚少年走入人生正途的“法官媽媽”……

 三十年如一日的堅守,三十年如一日的執著,惠州法院系統獲授“榮譽天平獎章”的法官用平凡書寫著偉大。

 ●撰文:南方日報記者 盧慧 通訊員 盧思瑩 周澤鋒 攝影:南方日報記者 王昌輝

 守護公平正義是法官天職

 32年前,周葵光第一次穿上藍制服,紅底金絲繡邊肩章,當時的情形還歷歷在目。

 1985年,帶著對法官職業的崇敬,懷著對神圣法律的向往,周葵光毅然放棄原本舒適的國企崗位,通過招考來到惠陽地區中級人民法院工作。當年的惠陽地區中級人民法院所轄區域甚廣,包括現今的惠州、東莞、河源、汕尾等地市,再加上法院車輛配備有限,每逢基層開庭,周葵光都要提前去長途汽車站買票搭車前往,開庭當天清晨七八時出門,下午甚至傍晚才到是常態。

 顛簸的開庭路上,周葵光還遭遇過“賣豬仔”(廣東方言,乘交通工具沒到目的地就被趕下車)。有一次從惠城前往龍門,周葵光竟在小金口、楊村、公莊、平陵被“賣了”多次,一波三折才到達目的地。“一路上我都在想,行李丟了都不怕,但案件卷宗一定不能丟。”周葵光說。

 上世紀90年代中期,一伙持軍用手槍的悍匪在惠州、廣州、湛江一帶大巴途經的路上實施搶劫,引發社會恐慌,被稱“華南虎”。他們往往三五人一伙,以乘客身份混上大巴,當車輛行至人煙荒涼處就作案,“他們扮相斯文,多半戴金絲眼鏡,西裝革履。”周葵光回憶。

 當這個有近30名被告人的案件交到周葵光手中審理時,他感到沉甸甸的責任。庭審中,他認真審查證據,審慎糾問被告人犯罪經過;庭審后,他加班加點,手寫審理報告200多頁……案件審理落下帷幕后,媒體形容是“華南虎覆滅”,周葵光也成為群眾口中的“打虎英雄”。

 從書記員、助理審判員到審判員,再到惠州市中級法院刑事審判第一庭副庭長、刑事審判第二庭庭長、審判委員會專職委員,由于工作出色,周葵光多次立功受獎。30多年來,周葵光不斷充電學習,掌握法律專業知識,鉆研刑事審判業務,在工作中克服困難,不斷前進。

 “分手大師”法理與情理并重

 “案結事了、定紛止爭”是每個法官的至高理念,如何才能讓爭吵不斷的夫妻理智對待婚姻關系,讓怒目相對的兩個家庭化干戈為玉帛?對此,博羅縣法院民事審判第一庭庭長范永峰的訣竅只有一個——“調”。

 1985年畢業后到博羅縣法院柏塘法庭報到,1989年起擔任助理審判員開始接觸離婚案件審理至今,范永峰經手超過500宗離婚案。常言道“清官難斷家務事”,尤其作為男性法官,怎么審理離婚案?從范永峰一宗頗具代表性的案子能窺探一二。

 “你要是判我離婚,我就從法院大樓上跳下去!”2014年,一名離婚案女當事人情緒激動地朝范永峰怒吼。原來,離婚案當事雙方結婚十幾年,育有兩個女兒,但受傳宗接代思想影響的婆婆說服兒子提出離婚,還不肯分割房產給媳婦,女當事人面臨婚姻破裂、居無定所的人生困境。

 范永峰一方面安撫女當事人的情緒,另一方面細致研究卷宗,幫助她爭取自己的合法權益。他發現雖然涉案房產是男方父母出資修建,但卻是為整個家族而建,男方不肯分割房產的主張不能得到法院支持。最終,女當事人同意離婚,分得部分房產。

 “對于情緒激動的當事人不能一判了之,要了解背后的原因,幫助解決其中矛盾。”在離婚案審理中,范永峰總結出“調解法”,對于提各種離婚條件的當事人,要令其明白“只有同意離婚,才能進一步協商離婚后財產分割等細節”,從而化解離婚調解陷入“死結”的難題;對于情緒極端的當事人,要疏導他們的心理難題,“有些當事人走入情緒的‘死胡同’,法官需要排解情緒,助其想想人生下一步的出路”;一些斬釘截鐵宣告離婚的當事雙方其實是一時意氣用事,“這種情況要憑豐富的經驗認真甄別,千萬不能草率判離,終止了一段姻緣。”范永峰說。

 近30年離婚案件審下來,高峰期時,離婚案占范永峰個人全年辦案的30%,被同事笑稱“分手大師”。范永峰卻說,離婚與否的結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離婚案事關家庭幸福和社會穩定,必須一心為當事人著想,不怕麻煩,甘于受累,以法理與情理為結合點,最大程度化解當事人的矛盾。

  “法官媽媽”挽救200余名邊緣少年

 “作為法官,我盡可能公正地判決每一個案件;作為母親,我更希望每一個失足的孩子都能重新回歸社會,走上正道。”對很多失足少年來說,彭紅不僅是一位正直的法官,更像是一位慈祥的母親。在惠城區人民法院工作了35年,彭紅用母愛挽救了200余名少年犯,部分人得以繼續上學或工作,他們給了彭紅一個無比親切的稱呼——“法官媽媽”。

 “我可以上班了!”2010年9月,剛被判緩刑、正在為失去工作而懊悔不已的小余(化名)意外地接到彭紅的電話,更令他喜出望外的是,彭紅已經幫他聯系好一家企業上班。

 小余原在惠州一家電子廠打工,2010年4月因參與搶劫被公安機關抓獲。負責審理此案的彭紅對小余進行幫扶教育,小余認罪態度好,具有悔罪表現,最終被判緩刑,但小余原來所在的公司卻不再聘用他。為此,彭紅多方托人找關系為小余聯系工作,奔波了一個多月,終于有一家企業看在彭紅的“情面上”接納了小余。“對我這樣犯過錯的人,你都肯幫我,我以后一定不會再做壞事!”小余感動地對彭紅說。

 少審以外的案件中,彭紅同樣關注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長。在從事民商事審判審理的一宗離婚案中,當事雙方讀高三的小兒子小李(化名)有自殘現象,幾番談心下來,彭紅發現小李由于父母離婚內心痛苦,在學校感覺很沒面子,所以才用極端方式以期引起父母關注。了解這一情況后,彭紅一方面調查離婚雙方的情況,為日后審判打下基礎;另一方面跟離婚雙方商量,報批案件延長審理期限。最終,彭紅取得當事雙方的支持,等到小李參加完高考以及接受父母離婚的結果后才判決離婚,此時的小李不僅考上一所好大學,也走出了心理陰影期。

 由于工作表現出色,2008年,彭紅獲得惠州市“三八紅旗手”榮譽稱號;2010年,獲得廣東省“三八紅旗手”榮譽稱號;2010年,被全國婦聯、全國維護婦女兒童權益暨平安家庭創建協調組授予“全國維護婦女兒童權益先進個人”榮譽稱號,彭紅被評為首屆全市“十佳法官”。

 “懲罰不是最終的目的,我們希望通過教育、感化和挽救,使他們真正認識錯誤,有悔罪表現,不再走入歧途。”對于彭紅來說,挽救每一個失足少年永遠是她工作的最大動力。

卡利亚里和尤文图斯关系如何 91街机捕鱼游戏 青海西宁11选5 四川时时合法的吗 6码倍投计划表 福建时时类型 北京赛pk10历史记录 秒速时时彩开奖公式 搜狐北京pk10开奖直播 好运彩是骗局吗 江西多乐彩十一选五今 宝马红色跑车 混合过关3串1 看吉林十一选五走势 上海时时乐杀号方法 扑克牌道具